位置:首页 > 动态

2020年生物制药领域交易一览

2021-02-22
来源:BioPharma Dealmakers《生物医药商讯》

2020年初,COVID-19大流行对生物制药领域的交易形势造成重大打击,但随着社交封锁措施的放松,行业正在逐步回暖。

2020年第一季度,全球为应对COIVD-19采取封锁措施,新的交易趋势也因此出现。竞争对手们首度合作,许多之前没有过的交易被达成,另一些交易的签署速度也打破了纪录。在生物技术数据库DealForma的支持下,我们对2020年COVID-19背景下生物制药领域,特别是呼吸病学领域的主要交易进行了回顾。

除了那些与COVID-19相关的“快速通道”特例,其他交易在3-4月间因为全球封锁几乎陷入停滞。疫情期间,并购交易数量也出现大幅下降;但随着部分限制措施的解除,市场开始回暖,并购频次也逐渐增加。整个2020年,风险投资仍在不断注入生物制药领域;肿瘤免疫(immuno-oncology, IO)等部分领域即便在疫情背景下仍蓬勃发展。与2019年相比,2020年在研IO药物数量增加了22%(Nat. Rev. Drug Discov. 19,751–752; 2020)。

BioPharma Dealmakers《生物医药商讯》

大额药物授权许可交易

2020年5月起,部分封锁逐步放松,交易也开始加速恢复,其中大部分是为早期开发研究支付预付款。7月,阿斯利康(AstraZeneca)与第一三共株式会社(Daiichi Sankyo)签署了2020年金额最大的一笔交易,主要围绕DS-1062的开发和销售,这是一种以TROP2为靶点的抗体-药物偶联物(ADC),当时该药物正处于1期开发用以治疗包括肺癌、乳腺癌在内的多种肿瘤(表1)。阿斯利康向第一三共支付了10亿美元的预付款,并承诺在后期重要的商业及销售里程碑节点继续支付最高50亿美元的款项。

2020年交易额排名前十的生物制药研发及平台合作
表1 | 2020年交易额排名前十的生物制药研发及平台合作

从表1中可以看出,2020年许多高额交易均集中在肿瘤治疗领域。排名第二的交易是美国默沙东公司与西雅图遗传学公司(现在的Seagen)之间的合作,主要围绕ladiratuzumab vedotin的开发,这是一种以LIV1为靶点的ADC,该药物正在进行2期试验用以治疗包括乳腺癌在内的多种实体肿瘤。交易中默克公司将购买价值10亿美元的Seagen股权,后续款项更是高达26亿美元。双特异性抗体是近期引起很多关注的另一热点——在排名第三的交易中,艾伯维(AbbVie)同意向Genmab支付7.5亿美元的预付款,并围绕其双特异性抗体支付达31.5亿美元的里程碑款项,交易产品包括用于治疗血液肿瘤的epcoritamab,目前处于研发1/2期。

除了肿瘤学领域,还有另外2宗高额交易主要围绕神经退行性疾病,这两笔交易都涉及渤健(Biogen)公司。2020年2月,渤健宣布将获得Sangamo Therapeutics发现的尚处于临床前期的神经疾病(包括阿尔茨海默病和帕金森病)基因调节疗法的许可、开发和商业化的权利,交易金额高达27亿美元。8月,渤健又与Denali Therapeutics达成了一项价值21亿美元的交易,共同开发针对LRRK2基因突变的帕金森病小分子药物,其中包括处于研发1期的LRRK2小分子抑制剂DNL151。

并购交易起步缓慢但后半程持续发力

2020年并购交易起步相对稳定,但第一季度交易量明显低于2019年同期。大宗并购活动也非常少。不过,到了2020年后半程,并购交易开始发力。2020年最大的收购交易当属吉利德(Gilead Science)9月斥资210亿美元收购了Immunomedics;吉利德也因此获得了以TROP2为靶点的ADC Trodelvy(sacituzumab govitecan)的专利权。该药物是第一三公株式会社DS-1062的竞品,已于2020年4月获得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的批准治疗三阴性乳腺癌(表2)。

2020年交易额排名前十的生物制药并购交易
表2 | 2020年交易额排名前十的生物制药并购交易

2020年10月,百时美施贵宝公司(BMS)以13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心血管治疗公司MyoKardia,并因此获得了MyoKardia主打候选药物mavacamten的专利权。该肌球蛋白抑制剂可用于治疗肥厚性心肌病,目前处于研发3期,有望在2021年提交FDA审批。即将结束研发的交易产品推动了免疫学领域的其他多项并购。排名第三的交易中,杨森收购了Momenta Pharmaceuticals,Momenta的主打产品为自身免疫性疾病药物nipocalimab,该药物属于抗FcRn单克隆抗体,目前已完成治疗重症肌无力的2期试验,未来可能带来巨大轰动。赛诺菲(Sanofi)则以37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Principia Biopharma,同时收入囊中的还有多个自身免疫疾病候选药物,其中包括目前处于3期临床试验的BTK抑制剂rilzabrutinib。此外,首个获批用于花生过敏的口服免疫治疗药物Palforzia让雀巢决定在8月份以26亿美元收购Aimmune Therapeutics。

2020年,医疗器械领域也发生了多宗大型并购交易,其中包括Teladoc与Livongo Health在虚拟护理领域价值185亿美元的合并,考虑到COVID-19给现实护理带来的困境与挑战,这一合并实属意义深远。远程医疗龙头Teladoc在8月宣布这一消息,并于10月下旬完成了合并。在排名前五名的并购交易中,有三宗是针对癌症诊断的,其中最大的一笔是西门子医疗(Siemens Healthineers)以164亿美元全现金收购了肿瘤设备和软件公司瓦里安医疗系统(Varian Medical Systems)。

疫情背景下的合作

2020年许多公司间签署了合作协议以应对新冠疫情,包括疫苗研发、诊断、COVID-19的治疗与管理等(《生物医药商讯》(Biopharma Dealmakers)B18-19;2020年6月)。

COVID-19相关交易自第一季度起开始缓慢启动,最早从2020年1月就开始了,当时流行病防备和创新联盟(Coalition for Epidemic Preparedness and Innovations)与Moderna Therapeutics和Curevac合作为其提供资金来开发疫苗。该组织于2017年成立,旨在协调公共、私人、慈善和民间组织,通过疫苗开发遏制流行病。此外美国生物医学高级研究与发展管理局也资助了部分公司进行疫苗开发。

到第一季度末,COVID-19相关交易数量增长势头迅猛。赛诺菲与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首次合作,将赛诺菲的刺突蛋白抗原与葛兰素史克的佐剂技术结合在一起。上半年各大公司围绕疫苗开发签署了多项合作协议,这些疫苗现如今大部分即将结束3期试验,其中包括阿斯利康和牛津大学于4月签署合作协议完成的基于腺病毒载体的疫苗以及辉瑞公司与BioNTech公司于3月签署合作协议完成的基于mRNA的疫苗,后者在宣布了其鼓舞人心的3期试验结果后,成为了最近疫苗竞赛的领跑者。

抗体开发制备方向的合作也毫不逊色(《生物医药商讯》B3-5;2020年9月),例如Regeneron与美国政府“曲速计划”(Operation Warp Speed)签署合作关系,提供其候选抗体REGN-COV2,并与美国国立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NIAID)合作开展COVID-19的预防试验。合作对于应对COVID-19至关重要,同时也大大加速了COVID-19治疗方法和疫苗的开发。

2020年呼吸疾病领域交易一览

COVID-19大流行确实使某些领域的交易量出现下降,但呼吸疾病领域的交易数量则大幅增加,因为COVID-19感染可导致严重的呼吸道疾病并加剧哮喘和慢性阻塞性肺病(COPD)等基础疾病。DealForma的数据显示,自2020年初以来,已签署了300多项与呼吸道疾病相关的交易,其中多项涉及COVID-19,而2019年呼吸疾病领域交易仅44项。大多数呼吸系统疾病交易签署时尚处于平台/发现阶段(图1),因为公司期待基于病毒的最新认识进行疫苗及抗体的开发。交易的主要产品包括疫苗,其次是小分子、抗体和诊断技术(图2)。

呼吸系统疾病领域交易一览
图1 | 呼吸系统疾病领域交易一览(2019年1月至2020年10月,按交易产品所属研发阶段)。IND:试验性新药。
呼吸系统疾病领域交易一览
图2 | 呼吸系统疾病领域交易一览(2019年1月至2020年10月,按主要技术类型分类)。*交易还包括涉及基因组学和基因编辑的交易。AI:人工智能。

除了COVID-19,许多公司还达成了其他与呼吸系统疾病相关的交易(表3),其中一些不止针对于呼吸系统疾病。合一生技(Oneness Biotech)独家授权LEO Pharma对其以膜结合IgE为靶点的单抗FB825在全球范围内进行开发及商品化,该授权交易价值可能达6.1亿美元。一旦由Oneness进行的特应性皮炎2a期试验和由中天(上海)生物进行的过敏性哮喘2a期试验完成,LEO Pharma将接管FB825的后续开发职责。在价值约2.68亿美元的交易中,Curadev授权拜耳公司对其小分子STING拮抗剂进一步开发用以治疗肺、心血管和其他炎症性疾病。

2020年呼吸病学领域部分交易
表3 | 2020年呼吸病学领域部分交易(按交易额排序)

除了药物交易,还有部分交易围绕呼吸系统疾病新治疗所需要的技术平台。Vertex Pharmaceuticals与Moderna Therapeutics签署合作协议对脂质纳米颗粒(LNP)和mRNA进行开发及商业化,这两个技术平台主要用于肺囊性纤维化的基因编辑治疗,整宗交易的价值达4.55亿美元。根据协议,Moderna主要负责开发脂质纳米颗粒递送系统和mRNA,而Vertex则负责该技术平台的临床前和临床开发以及后续商业化。

今年3月,Vir Biotechnology与Alnylam Pharmaceuticals签署了合作协议,共同开发“吸入RNA”,重点围绕针对SARS-CoV-2和其他冠状病毒的的小干扰RNA偶合物,该宗交易的具体条款并未对外公布 (Nat. Biotech.38, 1110–1112; 2020)。

Dealforma数据与方法学

我们使用DealForma数据库分析2020年1月1日至2020年10月29日期间公布的并购(M&A)和授权交易。根据公布的交易金额排序生成生物治疗、平台技术,以及医疗技术、诊断和数字健康收购等不同领域的交易榜单。

呼吸系统疾病领域交易

我们使用DealForma数据库分析2019年1月1日至2020年10月29日期间公布的呼吸领域相关的授权交易、并购,资产收购和研究合作。我们从更为宽泛的领域,譬如肺、传染性疾病、炎症性疾病筛选相关适应症。交易产品包括治疗化合物、药物发现技术、医疗器械、诊断技术以及数字健康。学术合作、政府资助和合同、制造/供应协议不被纳入分析范围。交易财务条款主要基于公开披露的数字。

有任何问题,欢迎联系analysts@dealforma.com咨询。

声明

《生物医药商讯》诚挚感谢DealForma为本文的分析提供数据支持。

END

发表评论